包子君★

吃杂食但只写乙女,作为透明正在努力成长中!!!
刀剑~脑补一万字小肉文睡刀~乱舞

【刀剑乱舞乙女向】喵喵喵



咱们啥也不多说好吗?


真是被乐乎搞得没脾气!


https://m.weibo.cn/6604827131/4305204830152666


一发出虎哥,他这个腹肌线条啊啊啊啊
舔舔舔!!!

【段子】当你喂他们吃东西(2)…

时政为了提高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亲密度,提出让双方日常进行一些拉近距离的小互动,或者适当满足刀男的小要求等,以便检测一段时期刀男的幸福值,凭此数据对本丸进行健康评分。

0831号本丸审神者决定,亲自喂食刀男来增加亲密度…





注意:

脑洞一时爽产物





all婶,欢乐向





无文笔,OOC









———————♥♥♥♥♥———————

伊达组:

鹤丸国永:

鹤丸对于你想亲自投喂的想法有些惊讶,他与你排排坐在廊下,挨得你有些紧,你突然想起他平时总是喜欢贴你很近。

捏着雪白的团子凑近,你示意他张嘴。

“唔……主人亲手喂的团子啊…会是让鹤惊吓到的味道吗?”

以为都跟他一样喜欢整人啊!

你顿时不高兴了,瞪着他,作势就要走了。

他没给你机会,手一伸把你捞回怀里,柔软的发丝蹭过鼻尖,指尖的团子就到了某只鹤嘴里。

“开个玩笑嘛,主人喂的团子很好吃哦!”鹤丸鼓起腮帮子,眯起眼睛细细享受团子的口感。

“接下来是鹤的回礼!啾~”

带着香甜气味的吻落下,那双金色的瞳孔里满满的都是你,温柔得不像话。


烛台切光忠:

“主人给我吃的吗?”

光忠和你在厨房里呆了一天,就是因为你缠着他教你做点心,好在你对自己的厨艺还算有信心,第一盘成功出炉的兔子豆沙包就献给了他。

“啊,这太失礼了!”

他有些苦恼在成为为主人试吃的第一人的时候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至少现在看起来不够帅气啊!

“必须要回去重新整理一番呢,主人能否给我几分钟时间呢?”

你连忙拉住他,发挥自己最快的机动将豆沙包喂到他嘴里。

“这……唔…造型可爱,大小适中,豆沙的甜度也刚刚好…”

“真的是十分美味,主人,您也来尝尝看?”

你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小开心,在他问你的时候也乖乖地接受了他的投喂。

然后两个人吃得太欢快忘记留下大家的份,你一整晚都被众人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而光忠就被请去了手入室,美其名曰“友好交流”。





大俱利伽罗:

“你给它们喂太多了!”

大俱利拉住你的手,你手上的鱼干就到了他手里。

你看见人了才记起来本来这小鱼干就是给大俱利的,脑子一热,你捏着小鱼干,送到他面前。

“你在干什么?”他皱着眉,“并不想跟你搞好关系,我也不想吃,别烦我!”

空气一时凝结。

直到他看到你眼圈红红吸着鼻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时候,一直冷着脸的男人此刻也有些无措。

“喂!别哭啊…”

“啧!真麻烦!给我吧。”

刚刚还很抗拒的大俱利吃小鱼干时表情明显缓和了很多,在他拿第三根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以前你喂过的野猫也是这样,不熟之前龇牙咧嘴,熟了以后就会乖乖给你摸,你要是喂别的小猫它还会拿尾巴圈住你的手腕,占有欲十足。

“好了我吃了,你可以走了。”

方才眼圈红红的人无半点泪痕,一人一猫亲昵地头顶头,听见自己说话一同转过头无辜地看着他,大俱利难得觉得头疼。

“喵~”




太鼓钟贞宗:

其实大早上看见在你床边坐得端端正正的少年的时候你还是被吓到了。

“主人真是的,咪酱,鹤丸先生和大俱利先生都吃了主人亲手喂的食物,我等了好久主人一直不找我,我也想要主人喂我吃东西啦~”

“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可是有好好装扮呦!”

漂亮的宝石,青蓝色的羽毛,衣装华丽的少年好似在发光,笑容耀眼,硬是将你的起床气笑没了。

和少年一起吃了早餐后,你带着贞酱来到厨房,打算和他一起完成今天大家的点心,也让他第一个试吃。

当然,是你亲手喂的那种。

贞酱来到本丸的时间短,你那段时间也一直挺忙,没有太多时间和他交流,比起你他反而跟同为伊达组的光忠他们感情更好。

所以今天看到他主动来找你,撒娇似的求你投喂,你也觉得是个增进感情的好机会。

“嘿嘿,好期待呀~哎…怎么还没熟,好慢啊~~~”

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心急的样子,你点点他蹭上了面粉的鼻尖,拿手绢给他擦干净。

少年白净的脸上飘上一抹红,他摸摸鼻子嘿嘿嘿地笑着,少年略带羞涩的干净笑容莫名让你心动。

“哇,看起来好好吃啊,主人主人快喂我,啊~”

今晚来点更新怎么样?


脑补各种空桑少主与佛哥和小金笋这对兄弟的不可描述二三事,佛哥又苏又撩,小笋笋兄控还醋包而且傲娇,哎呦喂萌得我心都化了Ꮚ❛ꈊ❛Ꮚ咩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我想嘿嘿嘿…

今天的万圣节惊喜就是:

加、班、到、现、在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反正我现在头都要炸了!


突然恋爱!!!


鸣狐他有那——么好!!!


鸣狐鸣狐鸣狐鸣狐鸣狐…


想写他!想嫖他!!想睡他!!!


【点文】向主厨之一借用沐浴露可否做错了什么?

@真弥 真弥亲的点文,最近我真是勤快呀~
珍惜现在的我吧,等我把欠债还完了,我就快乐地咕咕咕一段时间啦啦啦~
这里是婶×主厨三人组的快乐修罗场
忽视文笔,到处ooc



♥♥♥♥♥♥♥♥真弥♥♥♥♥♥♥♥♥

宽敞的合室寂静无声,弥真坐在正位,被三个男人三双不同瞳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额角汗顺着脸滑下,她捏紧了裙角,松开咬得发白的下唇,慢慢呼出一口气。
“主/主人/古修金撒嘛!”
“撒,决定吧!”
“您要选择谁?”
到底是怎么发展到如今这诡异的局面?她也一脸懵逼啊啊啊啊——
早就知道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她昨天就找别人借沐浴露了!
本来因为审神者弥真是唯一的女性,本丸内就特别开辟了女子浴室,在男子浴室隔壁。
她昨晚因为要赶公文所以睡得迟了些,去浴室的时候也没看见大家的活动的身影。结果洗着洗着发现自己的沐浴露用完了,正当弥真苦恼的时候,浴室外就出现了长谷部的声音。
“主,怎么了?”
“长谷部?啊,我沐浴露好像用完了,真是的,偏偏在这种时候…”
“主!”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我的!”
“哎?对哦,谢谢你哈长谷部。”
她当时也没多想,只当长谷部帮大忙了,就隔着帘子接过了那个印着柠檬标志的瓶子。
“我很高兴能帮到主!”
长谷部异样激动的声音从帘子外面传来,弥真嘴角抽搐地盯着脚下突然出现的樱花瓣,直觉牙白!
果不其然,大清早,弥真刚与亲爱的被子分开,门外就直直立着三道人影。
弥真深呼了口气,一把拉开门。
“如果你们只是来道早安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能在狗修金撒嘛醒来的第一时间出现在您面前,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高昂起来了呢♥”
“龟甲君,纠正一下,第一位出现在主人面前的是我才对!”
“可怜的后辈,主人拉开门看见我的次数可比你们多得多!”
“呵,只有无能可悲之人才满足于过去!”
“呼呼呼…狗修金撒嘛对我的渴求,无数次回想起来,都让我激动万分!”
“谁无能可悲,请注意你的措辞,你…”
“喂喂…”
“不要太过分了啊,大清早来我房门口吵是几个意思?!”
“真是失礼了。”
“抱歉主,我们其实是特地来送早餐…”
“是饱含我爱意的早餐,狗修金撒嘛,请您…”
长谷部瞪向打断他的话的龟甲,却见巴形已经将已经手中的东西摆在了桌上。
可恶,这两个得意忘形的家伙!
“特制柠檬派。”
“特制玫瑰花茶。”
“以及,餐后甜点樱花果冻。”
“哇~好好吃的样子~看在这早餐的份上,暂时原谅你们三个好了^0^~”
弥真拿起长谷部做的柠檬派咬了一口,鼓起腮帮子眯眼享受的样子像只小松鼠,三人脑内被“可爱”疯狂刷屏!
“唔嗯~这个香味,这个口感,超级棒哇!话说长谷部你昨天借我的沐浴露也是柠檬味的耶,真的没想到啊…”
“是的,这个味道可以很好地保持一天心情的愉快!”
长谷部偷乐了整晚的事被他的主亲口提出来,瞬间挺直了背脊,身后隐形的尾巴摇的飞快。
“什么?!!”,巴形和龟甲异口同声,咬牙切齿地瞪着长谷部,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拖去手合室扁一顿!
可恶,在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种事,瞧他得意的样子!
“主人,不妨也试试樱花味的沐浴露,淡淡的香味含蓄而持久,比那个浓郁的柠檬味好闻多了!”巴形推了推单镜,推荐了一番自己常用的沐浴露。
“狗修金撒嘛的话,玫瑰香味的沐浴露才会更适合吧,女孩子,就是要用娇艳的玫瑰和热烈的爱浇灌!”
“请你们认清事实,主现在是借用了我的沐浴露!”
“呵!不过是巧合,换做别的什么人,怎么也不会轮到你吧!”
“狗修金撒嘛,下次有需要请一定要呼唤我的名字!不,这样太麻烦了,就让我和狗修金撒嘛绑在一起,用力的…啊…”
弥真后悔得要死,早知道自己就不多嘴了,好好吃早餐不好吗?啊?!
悲愤地咬下一大口派,然后灌下一大口玫瑰茶,弥真索性化悲愤为食欲,赶紧干掉眼前的早餐好了!
“再这样争下去也无济于事,不如让主人亲自选择!”
“主!”
这就是开头的场景出现的原因了,弥真内心泪流满面,恨不得想打死昨晚的那个自己。
“主/主人/狗修金撒嘛!”
“您到底会选谁呢?”
“这,这个…”弥真揪着自己的裙摆,完全不敢正视对面的三个眼神火热的男人。
“滴——”突然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当前尴尬的局面,弥真一脸得救了的表情打开手机扒拉了两下,呼出一口气,冲着三人摇了摇手机。
“我快递到了,你们也不用争了,我还是用回我自己的沐浴露就好。我先走了哈~你们随意。”
“啧!”
三人目送弥真蹦蹦跳跳地走远,沉默了一会儿,默默收拾好之前自己带来的早餐,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让主人染上自己的味道,下次!绝对不会输的!”

【段子】来自已经暗堕的他们的早安问候-3

得到大家的反馈之后,现又征集了以下几位名额:



烛台切光忠、长谷部、三日月、小狐丸、一期一振、歌仙、明石国行、青江、膝丸。



段子就写以上的刀刀了。


(这个段子只写到3了,谢谢大家的反馈和喜欢(*Ü*)ノ☀)



黑暗本丸预警,全员暗堕前提







小可怜婶婶已经被囚禁







会有轻微过分描写,不适者慎入。


————————♥♥♥————————

三日月宗近:
醒了吗,贪睡的小姑娘?
这么喜欢老爷爷的怀里,哈哈哈,可以哦,一直睡下去都可以哦。
怎么了?拒绝老爷爷的触碰?真让人伤心啊…
以前总是说着喜欢啊,爱啊,都是小姑娘的谎言吗?
不行哦,不听话的孩子需要受到惩罚…
就惩罚,小姑娘一直留在老爷爷身边,哪儿也不准去…



小狐丸:
早安主人,今天天气很好哦,要不要和小狐一起享用油豆腐呢?
哎呀,在躲着小狐吗?
躲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样子…
啊~这可真是,让小狐忍不住开始起了狩猎的欲望了呢(舔犬牙)
撒~主人,无论你躲在哪里,我都会很~快找到你的…



一期一振:
早安,主殿。
您睡得还好吗?抱歉,昨晚稍微有些失态了…
会很痛么?
(亲)明明作为兄长却像个毛头小子,药研又要念叨我了吧,呵呵…
今天穿这件衣服怎么样?乱亲自选的,主殿穿起来非常可爱哦~
啊,稍微有点不想让这么惹人怜爱的主殿出去了,可以藏起来吗?成为我一个人的…
好了不闹了,我们出去吧主殿,弟弟们要等急了呢…




压切长谷部:
主,早安。
主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如此听话呢。
不会哭喊,也不会挣扎,更不会让我滚…
背叛了主,主对我很失望吧?
抱歉,但是这是必须的!
怎么可以让主离开呢?到我们永远去不了的地方。
主说好要永远爱着我们,和我们在一起…
为什么要反悔呢?



烛台切光忠:
早安,主人。
主人今天想吃什么呢?
养了这么久主人才长了些肉,稍微有些苦恼啊…
挑食可不是个好习惯哦,主人不多吃一点,养好身体,如何孕育孩子啊。
主人以前可是成天喊着“要给咪酱生猴子”什么的…
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笑出来,呵呵,还是不够帅气啊。
光忠特制的爱,主人,我会努力喂饱你的♥




歌仙兼定:
天际露白,娇蕊含珠,佳人在旁,甚是风雅。
主人,早安。
主人的睡颜,像未开的百合,如斯美景,适合作画留存呢。
昨晚在主人身上的作画游戏还未尽兴,今日继续如何?
在主人身上的花儿,就让臣下亲自让它盛放吧!




明石国行:
哈~好困,你倒是醒挺早,总是被他们那么折腾,还那么精神,哈~
不要瞪我嘛主人,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你这个地方清净,想来偷下懒而已。
不要奇怪啊,我本来就是这种没干劲的人设啊…
喂喂,别再乱动了,很危险啊!
那些家伙真是恶趣味啊,锁着你,还让你穿着这种衣服…
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啊,不要太高看我的自制力哦!



笑面青江:
染上了我的颜色,沾染着我的气味,独属于我的主人,呼呼…
呐,要来继续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吗?我是说,我这被遮掩的眼睛…
你不是很好奇么,可以告诉你哦,里面有什么。
是欲望、是黑暗、是牢笼,是名为爱的锁链,让你只能活着我的掌控下,无法挣脱…
主人啊,来探寻我更多的秘密吧!
嘘,不要告诉别人哦!




膝丸:
不要祈求我,不要寄希望与我。
以此暗堕之身,困住您,污染您,是我们所有人的意志。
不会向您道歉,也不会祈求原谅!
我,兄长,还有大家,已经犯下无法饶恕的罪,已经回不了头了…
主人,爱我们吧,除此别无他法。
您已经,逃不掉了!

【点文】一觉醒来婶婶变成男人了肿么破?

@薇樱酱 薇樱酱的点文,抱歉让你久等了,我真的太咸鱼了(给自己撒盐…)
婶×长谷部
高亮预警:灵力紊乱带来的性转,非腐,正常乙女向
忽视文笔,巨大ooc



♥♥♥♥♥♥♥♥薇樱酱♥♥♥♥♥♥♥♥

经常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大屁眼子,婶从未想过某一天起床的时候,自己会突然变成嘴里一直吐槽的物种:引以为傲的胸会变成跑马地,而下面也长出了每天清晨都会敬个礼的罪恶之根!
“长谷部啊啊啊——————”
哀嚎声几乎要掀翻了本丸的房顶,而在本丸四处活动的大家都受到了不同的惊吓。
什么光忠手一抖盐放多了啊,歌仙马上收尾的画被一笔贯穿,堀川给自家兄弟偷偷洗的被单被撕破了一条,大俱利一脸阴沉地看着被吓跑的猫咪们…
唯一表现正常的人正稳步走向婶的房间,手上提着不停挣扎的狐之助。
“长谷部大人,喂,我说长谷部啊,有话好好说啊,放下啊,在下头好晕๑_๑……”
“等到了主的面前,会让你好好说话的。”
煤灰色头发的男人面无表情,一双大长腿不愧“梦幻坐骑”的之称,带风一样。
等他敲开婶的房门时,里面的人已经迫不及待打开门,带着惊慌的语调扑进了他怀里。
“长谷部啊啊啊,呜呜呜,你知道吗?我我我,我变成了…”
“您变成了男人。”
“对啊我变成了男人…哎?你怎么知道???”
长谷部扶正怀里的人,晶紫色的双瞳一寸寸地打量着怀里的人:原本柔顺的长发一夜之前变成细碎的短发,因为刚睡醒还有些凌乱,没了娇俏柔和的女性脸庞,变成那种男性化的秀气。
宽松的睡衣下玲珑曲线消失不见,全然是一副平板身材,长谷部状似无意撇过婶的下身…
嗯…主变成男人了也是普通大小啊…
(婶: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长谷部!)
“主的疑惑,狐之助能为您解答。”
一把抓过缩在一边的狐之助,婶与它头抵着头,瞪大的眼睛有些充血,这疯魔的状态吓得狐之助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的爪爪。
“狐~之~助,我变成男人是怎么回事?!政府是不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啊啊啊!”
“冷静冷静,审神者大人,您还记得上次审神者们集体的灵力检查吧?因为机器设备临时故障,您作为最后一位检查的审神者,程序没有彻底完成,导致您的灵力被影响了一部分。我记得工作人员已经告诉过您会有一定的后遗症,让您随时出现了就告知本丸狐之助的呀!”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审神者大人您不会忘记了吧?”
“怎么可能!”婶眼睛一瞪,把狐之助放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分明是心虚。
“这不是过了一个月我以为后遗症啥的已经过了,就没在意了嘛!”
长谷部只觉得被婶晃得眼晕,走过去按住人让她老老实实坐下,手一转倒了杯茶送到还有些慌乱的人手里。
“主,请您冷静,据狐之助所说您身上的后遗症体现只会维持一天的时间,明天就会恢复正常。”
被那双晶紫的眼睛注视着,本来心里一点着落都没有的婶突然安下心来。
她家的长谷部啊,总是这么沉静可靠,不像别家的忠犬部,痴汉似的围着主人转,那副狂热的样子让婶招架不住。
自家的长谷部所有的事都不会让人担心,能完全把自己交给他,只觉得有了依仗,天塌下来也不会怕。
认真工作的男人魅力无限,她都想化身痴汉,目光驻足在他身上,怎么都看不够。
“长谷部…”婶感动得眼泪汪汪,像是泡进了糖水里,甜软的一塌糊涂,“最喜欢长谷部了!”
“主,”男人被告白了脸色还是毫无波澜,“洗漱好了您该吃早饭了,时间不早了。”
“我到门外等您。”说罢男人起身离去。
婶失落地撇撇嘴,她就知道,长谷部一点都不喜欢她。说起来她前前后后已经向长谷部明里暗里告白了多少次了呢?他一直都是这样,冷静得不像话,没有任何态度,就这样一脸平静地转开话题。
但是在她失落的时候,他还是一直在她身边。
是啊,只要他还在,自己还是审神者,就一定不还有机会的!
“真是吓到了啊,主人真的变成男人了啊,这可是今日份最完美惊吓了。”
“大将,要是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啊。”
“主人大人好厉害啊~真的变成男人了吗?可以摸摸胸部吗?”
“真有趣,主,今晚要一起泡澡吗?可以做些有趣的事哦~”
“青江!再怎么说主人之前也是女性,快停下这种话题!”
“变成男人了啊~嚯哟~啊啦,真的有‘哔——’,有温度的‘哔——’哦好奇丸。”
“啊啊啊啊,髭切你在干什么啊!!!”
“阿尼甲你在干什么啊啊啊!!!”
“髭切殿下,我觉得咱们可能要去手入室交流一下。”
“哈哈哈,甚好甚好。”
婶满脸空白地呆立在原地,刚刚下三路被袭击的的感觉在脑子里刷屏“被摸了,‘哔——’被摸了”
这是性骚扰吧?嫁不出去了怎么办啊?
“我回房了,明天来临之前都不要叫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