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

吃杂食但只写乙女,作为透明正在努力成长中!!!
刀剑~脑补一万字小肉文睡刀~乱舞

暖被窝

中午极速摸鱼混更( ᵒ̴̶̷̥́ωᵒ̴̶̷̣̥̀ )


婶×鹤丸


ooc小甜饼


冬天其实来了很久了,偏偏这几天温度骤降,就把天生手凉脚凉的婶给逼退回被窝。

就在这几天,鹤丸在被窝里捉婶起床的场景已经成了常态。

就比如现在,鹤丸有些无奈地看着在自己怀里钻的人,一头长发被婶的动作弄得乱糟糟的,明明脸都在被窝里暖得红扑扑的,可是当婶将两只脚蹭到他腿间的时候,鹤丸还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脚也太冷了吧…

他记得睡前好不容易把婶的脚捂暖了才睡的,不过一夜,又冻得跟个冰块一样。

总觉得有些可怜…

鹤丸忍不住收紧了圈在怀中人腰部的手,修长的腿与那冰凉的腿相缠,努力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婶,看她哼哼唧唧地将脸埋在在自己衣领被蹭开的胸口上,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轻轻一吻落在发间,鹤丸也闭上了眼。

嘛,时间还早,就再睡一会儿吧…


我就想发点带颜色的东西
可是时政不让15551

十二月的第一天
就这么过去了
今天依旧没有更新…
但是…有毛毛啊!!!

写手问卷调查

再次谢谢 @一颗梨子_birchleaf pear 梨子和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莲子带我玩~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之前是包子君★,这名字其实全称是床头的包子君,指的是我大学时期睡我床头的同学2333(老喜欢她了)以前被包子包子叫着其实没什么实在感,毕竟这是别人的名字。然后现在我突然改了名字,叫做初心,其实也就矫情一下,找找初心吧。


2.当写手多久了?

半年多了,在晋江得知有乐乎的存在,然后拉着那时候的莲子一起玩,一直到现在…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四万字左右了,都没想过写到现在,心情莫名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想吃粮,太太们粮不够吃就开始自割腿肉了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言情小说看多了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老实说我觉得那个时候写得比现在好23333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原创是不可能的,没有真香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all婶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有写过喜欢的刀×婶,各种…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不成熟的沙雕风吧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我最喜欢D酱!!!是的,我超喜欢她的!!!!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啊,找粮吃很正常啊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尝试过,但是太太太优秀了我望尘莫及,所以还是培养自己的文风吧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很差,极差…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一边看什么一边写…我超喜欢三心二意的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咸鱼,当条愉快的咸鱼…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玛丽苏…哈哈哈,主要是甜甜的饼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被大家认可当然是最开心了~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没有逻辑,没有文笔,没有灵魂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没有最满意的,感觉都挺差的…(扶额)


21.写过h吗?

写过啊!!!我就是肉食主义啊啊啊!!!(这个人已经被抓走了)


22.坑品怎样

很差,极差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现在就处在瓶颈期,经常想放弃,但是想想,我喜爱的大家还在,我就不能走!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当然是爱啊!!!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有,更咸鱼了,没有了当初的激情,内心已经枯竭了…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但是不会大修,就是再读几遍,找一下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的地方。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遇到ky,总觉得是很可怕的一种人…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暂时没有计划,从没想那么远过额⊙∀⊙!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如果你还爱他们,就创造更多与他们的故事吧!哪一天发现自己不爱他们了,看着这些文字你还会有所留恋。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感觉我的好友们都已经玩了这个,我可能是最后一个了…


咳,昨晚的灵感,也不知道啥时候能产出…
小天使们要来鞭挞一下我吗?
( ̄y▽ ̄)~*捂嘴偷笑

【点文】不就是个图你又多想了啥?(下)

真的是拖了好久好久的莲子的点文,肚皮翻过来求原谅!



all婶



上、下两篇写完啦,给自己撒花~


文笔渣多担待。











♥♥♥♥♥♥♥♥♥莲子♥♥♥♥♥♥♥♥



“龟甲小小只的,真的好萌啊~~~这小耳朵、这肉球、这尾巴…嘤,我难道在天堂吗?”

修长俊秀的青年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幼猫大小的样子,和头发同色的粉色耳朵时不时抖动,头顶一根呆毛愉悦地左右摆动,婶双手捧着他软绵绵的身子,小心地用拇指揉捏,手下的龟甲“嘤”一声缠抱住不规矩的手,小脸红扑扑,双眼泪汪汪,尾巴却悄悄地缠上婶的手腕。

婶被萌得肝颤,痴痴地笑着。

“好可爱啊嘿嘿嘿嘿嘿嘿…”

“主,醒醒…”长谷部来送政府文件的时候就见自家主人就这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没披着衣服盖着毯子,不由得有些担心。

“龟甲…嘿嘿嘿嘿嘿嘿…”

龟、甲、贞、宗!那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居然让主睡觉都喊着他的名字!长谷部心里恨得不行,明明是他先来的,近侍、*当番,都是他先的,可是这么久了,主说梦话都没喊过他的名字!

可恶的家伙!

虽说长谷部心里都多讨厌那个男人,自家主人的身体健康为先,当务之急还是先让主躺床上去。

“主,就在桌子上睡觉容易感冒,您先起来。”

“唔…长谷部啊…”

婶不情不愿地从美梦里挣扎出来,拍拍自己的脸,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水。

“主,下次睡午觉注意保暖,最近天转凉了,会感冒的。”

“行啦部部,我就是小眯了一会儿,你家主人我身体好着呢。”

“哎呀,一睡醒就有点饿,部部厨房还有吃的不?”

作为优秀的刀剑男士就不能让主人饿着肚子!

“主稍等,我马上为您准备!”

话落,素有“梦幻坐骑”之称的男人就绝尘而去。

“慢,慢走啊…”

婶木着一张脸对着烟尘挥动爪子。

啧,真是有精神…

要说狭路相逢吧,说的就是现在这种状况了。

两个男人,两种发色,两样面貌,两碗面条,两双眼接触之间火花闪动,眼中对对方的厌恶半点也没掩饰。

“你怎么在这里?”

“你又怎么在这里?”

“你看得见的,我是来为主送吃的。”

“我也是呢,主人每次午睡起来都会饿肚子,我关心主人,来这里不是理所当然么?”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眼前的人笑得那么无辜,长谷部只想一拳揍上去,让那张讨人厌的脸面目全非!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主最重要,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的人身上!”

“呵呵,恰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饿了好一会儿的婶见两人一前一后端着碗进来,也不管他们两个怎么凑到一块儿的,鼻翼耸动,两眼放光,端坐好准备开饭。

“哎呀,忘了说了…”龟甲进房后就把眼睛黏在了婶身上,他似无意开口,又特意在长谷部面前提出来,“不知道主人的手机壁纸换了没有呢?”

隔壁长谷部皱着眉看向他,以为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啊…我是说我的照片…”

“你!”

长谷部强忍住自己的拳头,怕下一秒就在主的面前结结实实落到那个浑身欠揍的男人身上!

“主人的手机?龟甲的照片?”门外蹲着的人影悄声嘀咕了一句,鼓起腮帮子,有些生气的样子。

“主人好偏心…”

完全不知道“危机”来临的婶从澡堂里出来,慢悠悠地往房间晃去,夜风卷着四季常开的樱花香温柔地拂过发梢,些许凉意让婶不禁打了个喷嚏。

“好冷好冷,赶紧回去钻被窝~”

进了被窝如进了天堂,婶伸展开四肢,懒懒地趴着,只露出指尖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

“叮咚~”

婶看见本丸好友列表里弹出一条消息,顺手地点开。

自从本丸普及了手机,除开白天大家常见面,有时也忙,消息比较少之外,晚上总会有各种消息找她,一直到她睡着才会消停,婶想不习惯都难。

“乱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说着,婶点开对话框,一张图片慢慢加载出来,婶看清内容后不禁深呼一口气。

“新买的裙子哦,主人觉得好看吗?可爱吗?有没有心动得想要拿来当手机壁纸呢?”

漂亮?可爱?还当壁纸???

婶手抖地捧着手机,整个图片充满了不可描述,这要是当了壁纸,这时政局子可就进定了!

“乱啊你平时出阵服就挺好的。”

发送,关闭,一气呵成!

这气还没放完,铃声又响一声,婶下意识点开,艳红与雪白交织,宽大的衣服下纤细的线条延伸,又隐于阴影之下。

这、这、这…

婶瞪大了眼睛,又开始抖手,还没想这些家伙今晚是怎么了,手机突然开始“叮咚”个不停。

婶有些踌躇,你说点吧,又怕是些不可描述的内容,你说不点吧…婶下意识摸摸鼻子,绝不承认自己还有点心痒痒。

和泉守的,他那个性格应该不会乱来吧…

“咳咳咳…”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啊啊!和泉守你学坏了吗?衣服拉上啊啊啊!裙子太短了吧,不对你个大男人穿什么裙子啊啊啊!

“堀川我觉得我们得好好谈谈!”迅速关了和泉守的对话页面,婶想也不想就发了这段话。

难为婶大脑充血之际还能看清和泉守背后藏的挺远的笑眯眯的某刃。

“难道主人不喜欢兼桑穿成这样吗?(^v^) ”

“!!!”笑笑笑,笑你个头啊!堀川你跟谁学坏的?!婶婶的小天使堀川哪里去了啊啊啊!

婶觉得她可以抢救一下。她就不信了今天给她发消息的就没个正经人了!

一晚上了,本来洗了澡就昏昏欲睡的婶捧着手机越来越精神!她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明知道自家刀刀有多不正经,婶还是坚持她还是有把正经刀的!

“药研!我一定告你哥去!”

婶摇摇脑袋想把脑子里的药研那家伙打包发来各式大白腿图包晃出去,结果她要告状的对象就发来一张“湿身”照。

完了完了,婶觉得今天挺悬,她明天还能活着出被窝吗?

一张张图片点开,又被吓得一张张关闭,婶浑身发热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鼻子有点痒,伸手一抹,红艳艳的一手顿时让她蹦出被窝。

她居然被刺激出鼻血了啊啊啊!

完蛋,头还有点晕。婶觉得自己可能又要失血过多而死…

1551,这群混蛋今天到底发什么疯,不知道成年人不禁撩吗?不知道最近风头紧,你们这么浪会害婶进去的吗?

婶虚弱地躺进被窝,十分肯定自己已经不行了。脑子里全是一张张不可描述,清心咒循环都冷静不下来了。

睡吧,睡着了就好了…等明天,婶发誓她一定要给这些晚上不好好睡觉来骚扰她的刀们一点颜色看看…

终于能安然睡去的婶完全没想过这“Y*照门”风波为何而起。


【点文】不就是个图你又多想了啥?(上)

真的是拖了好久好久的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莲子的点文,肚皮翻过来求原谅!

all婶

上、下两篇写完

渣文笔,多担待

♥♥♥♥♥♥♥♥♥莲子♥♥♥♥♥♥♥♥

“大将最近总是沉迷于手机,这样时间长了对她的眼睛不好,你刚来,就趁此机会多与大将相处一段时间,也好转移大将的注意力…”

“当然,能让大将多出来活动活动就更好了…”

药研推了推眼镜,想起他出门前背后十几双充满殷切希望的眼睛,又看着眼前笑眯眯的新人龟甲贞宗,压下心里的不自然。

“交给我吧药研君。”

龟甲推开婶的门时,婶一如药研所说,十分沉迷手机,打他进门到来到婶身边坐下,硬是眼睛都没抬过。

“主人,我是今天的近侍龟甲贞宗,今天一天都会由我陪伴您…”

“嗯嗯,你好你好,我是你的审神者,从今以后多多指教哈~来来来,饼干茶水请随意,工作我都搞定啦,你今天随意就行…”

龟甲看着婶一只手打字不停,一手将桌子上的吃食推到他面前,也有些愣。

早听说这位审神者工作效率奇高,半点没让付丧神们操心过,但是就是玩心太重,一但沉迷什么,就会几天不出门,本丸的刀刀们每天只能眼巴巴地瞅着房门,盼望着心爱的主人能从里面出来。

不过,眼神无视的放置play吗?只要能在主人身边,怎么样都很棒呢~

龟甲眼神热切地盯着婶的侧脸,白皙俊秀的脸上浮上诡异的红晕。

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也没让气氛显得尴尬,小小的屏幕亮起,细白的手指飞舞,婶看似心无旁骛其实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新来的刀。

嘛,相当地乖巧懂事呢,不像其他刀会用各种方式引起她的注意,也不会如寡言的刀一样把气氛弄得尴尬,除了眼神过分热切些,其他都好。

反正婶对龟甲的好感度蹭蹭上涨了。

在婶打第三个哈欠的时候,一直安静的龟甲出声了。

“主人要不要尝尝看我做的小点心呢?来杯红枣牛奶也可以暖暖身子…”

婶见他说完就安静地瞅着自己,稍显羞涩的笑容让她下意识点了点头。

空荡的房间瞬间被红枣和牛奶的香味充满,面前的点心也是十足精致可爱,味道上也可以。

婶终于放下了不离手的手机,端着杯子小口喝着,甜甜的,暖暖的,一下让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刚放下被子,一块樱花形状的点心被人送到嘴前,对上龟甲期待的双眼,一向惯着刀的婶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开嘴吃下了。

灵力幻化而来的花瓣落下,龟甲笑得一脸满足,脸上的红晕不减。

咳,气氛有点不对了。

婶掩饰性地咳了一下,假装低头看手机,一小块花瓣落在手机屏幕上,一直没有关闭的键盘背景图上那个粉色的猫耳小人儿乖巧无害地伸展着四只,一身白色的小衣服和蓝色的围巾俨然就是面前付丧神的缩小版。

这图是她前几天心血来潮换上的,也是看着可爱,图上的小小只猫化龟甲在一双手的揉弄下,表情上的舒服几乎都要溢出屏幕。

婶盯着看了一会儿,心里一动。抬头,刚好对上龟甲还未收回的眼神。

糟糕!他看到了?

眼神不受控制地落在他的胸口处,婶脑子里全是刚刚那张图里,小小一只,任揉任搓的样子…

啊啊,主人正在看着他,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高涨起来了呢~

呼吸开始急促,胸膛不停地起伏,龟甲漂亮的眼睛里一片水雾,此情此景,不发生点什么好像对不起观众。

婶慢慢向对方胸口伸手,在对方越来越炙热的眼神下,拐了个弯,僵硬地拍拍他的肩膀。

“咱,咱们,要不出去走走吧…”

婶还是怂了,是啊,不怂不行啊,最近抓的紧,要是被人举报被时政关起来了咋办?以后她在婶圈还咋混?

“主人!”

龟甲猛地拉住了准备逃跑的婶,一手拨开领口,微微露出一片雪白,一双眼里是明晃晃的邀请。

“如果,主人想像那样做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

“我随时都可以!”

任婶有多凌乱,内心有多震撼,她还是跟龟甲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大家活动的庭院。

好久不见婶的大家一下子拥过来,把婶里三圈外三圈地围起来,一个个凑到她身边撒娇卖萌,诉说相思之情。

“真是了不得的新人君,居然让主人出来了。”

“真是了不起的惊吓啊,哈哈哈…”

“喂喂,三日月,那是我的台词吧?”

“只要大将愿意出来,其他都好。”

“嘛,药研真是可靠,不愧是主人最喜爱的刀呢。”

药研早就对鹤丸的调笑习以为常,没有回话。

“你们可不要小看了新人,说不定还是把很有心机的刀”

一直站在人群之外的宗三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旁边,他拨弄着肩侧的头发,神情忧郁而冷淡。

“那样的表情,还有扯开的领口…”

众人跟着宗三的话看向主人身边的龟甲,青年身材挺拔,笑容腼腆而含蓄,只是在注意到他们的视线后,上扬了唇角。

“啧,感觉被挑衅了啊。”

“嗯…看来要稍微提醒一下一期尼了…”

“哈哈哈…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有趣呢。”

“呵…”

关于婚刀问卷

感谢亲爱的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带我玩~


1、他的名字?

鹤丸国永(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婚刀是没有的,所以就让身为我白月光的某皮皮鹤撑场子了)


2、是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他的?

时政送的


3、刚得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反应?

不要白不要啊


4、第一印象是什么样的?

白白的,金黄色,好吃(擦口水)


5、现在的印象呢? 

借我亲爱的莲子一句话“九制陈皮”


6、是什么成为了你喜欢他的契机?

当然是他皮上天的性格下隐藏的那些寂寞、那些温柔


7、他说过的最让你心动的话/做过让你最动心的事是什么?

台词就那几句吧,但是真正吸引我的是他皮相下的灵魂


8、觉得对方最吸引你的是什么地方?

他的眼睛、他的笑容


9、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变成痴汉了?

睡过他以后吧(点烟~)


10、曾经对他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本人(刀)的反应?

日他


11、如果给你一天让你随心♂所欲你想做什么?

和他一整天在一起,躺在他怀里撒娇,或者让他带你去探险…做饭给他吃,拥抱他,诉说爱意…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人亲昵地靠着,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交换一两个缠绵的吻,然后一起期待明天的到来……


小说明一下

有点害怕,所以把车都锁了,以后再开吧~

或者私我也行~

一群小学鸡…